當前位置:全球化工設備網 > 資訊 > 人物訪談 > 正文

和利時,永遠在路上—— 專訪和利時董事賀劍鋒

作者: 2015年06月04日 來源:《自動化博覽》 瀏覽量:
字號:T | T
2015年是和利時集團成立22周年,這家最初由知識分子創立的企業,幾乎成為了中國民營自動化企業和制造業發展的縮影。一句“生逢其時”顯然不能完全解釋和利時的成功,因為在那樣一個似乎每個毛孔都在躁動的時代

    2015年是和利時集團成立22周年,這家最初由知識分子創立的企業,幾乎成為了中國民營自動化企業和制造業發展的縮影。一句“生逢其時”顯然不能完全解釋和利時的成功,因為在那樣一個似乎每個毛孔都在躁動的時代,無數有識之士都涌入了創業的大潮,卻并不是每一個民營企業都能夠在市場的洗禮中存活下來,甚至那些曾經紅極一時的企業,最終也逃脫不掉曇花一現的命運,只留下剎那的芳華。

  而和利時,卻成為歲月流沙中打磨出的一顆明珠。縱觀22年,從王常力(和利時前任董事長,和利時創始人)到民族自動化企業的崛起,再到王常力主動將交接棒傳至賀劍鋒的手里,企業開始大步邁向海外市場……在這樣的過程中,我們高興地看到,和利時已經跳脫出創始人掌舵以及本土色彩濃重的階段,真正開啟了企業科學管理制度和國際化定位的運行邏輯,這讓我們更加堅定了和利時的成功,絕非偶然。
  上一任董事長王常力創造了和利時騰飛的一片天,如今,接下和利時指揮棒的賀劍鋒,又將帶領和利時走向怎樣的未來?帶著這樣的好奇,記者走進了和利時董事長賀劍鋒的辦公室。
  2015年3月27日,在賀劍鋒博士的辦公室,見記者前來,賀劍鋒起身,與記者熱情地握手,謙和地笑著,并舉起手中10多頁爬滿漢字的信紙說:“我在出差回來的路上仔細看了你的問題,把我的一些想法都寫在了紙上,我們一起探討。”這一舉動的確令記者始料不及。以往記者采訪的“大咖”不在少數,他們應對媒體采訪的表現及準備程度各有不同,但像賀劍鋒董事長這樣認認真真親手寫出自己所想之人,讓記者欽佩的同時,也更多了幾分好奇。
  “要把握好自己的節奏,有時,退是為了更好的進”
  話題很自然地從2014年和利時的業務談起。“2014年整個和利時集團的業績是相當不錯的,訂單額增長了25%。增長主要來源于軌道交通和醫療自動化這兩個業務,尤其是醫療自動化發展非常迅猛,增長達50%以上。”賀劍鋒有些興奮地告訴記者。軌道交通自不必多言,是和利時近年來的業務重點。和利時的軌道交通分為干線鐵路(包括高速鐵路和普通鐵路)、城際鐵路和城市鐵路(包括地鐵、輕軌),賀劍鋒向記者介紹:“去年,我們不僅拿下了250公里/小時和350公里/小時的列車ATP較大額度的訂單,同時,也在高鐵地面系統上碩果累累,連續開通了蘭新二線高鐵和貴廣高鐵。城鐵項目則不僅開通了青榮城際鐵路,而且還贏得了沈陽到丹東、佛山到肇慶兩條新線路項目合同。地鐵方面,和利時更是喜獲豐收,一舉拿下了新加坡地鐵湯申線綜合監控項目合同,還中標了天津五號線、蘭州一號線、北京燕房線以及正在談的深圳十一號線。”
    賀劍鋒向記者強調,除了項目上的成功,和利時也在積極部署產品戰略。在繼續升級ATP和列控系統的基礎上,和利時也開始對一些基礎信號產品如BTM、軌道電路、微機聯鎖等技術進行研發和升級。更值得一提的是,和利時與北京軌道交通建管公司、北京交控科技公司等戰略合作伙伴共同研究,提出了將綜合監控與信號系統綜合起來的整體解決方案模式,打造一個全集成的自動化系統案例。而示范工程就是北京燕房線。“相信在這之后,我們能夠提升在整個行業的影響力,同時對該領域市場競爭的模式和競爭門檻也會產生積極影響。”賀劍鋒堅定地說。
  相對于軌道交通的豐碩成果,賀劍鋒坦言,去年,和利時的工業自動化業務(包括過程自動化、離散自動化和煤礦自動化)的訂單額略有下降。談及訂單額下降的原因,他沒有回避:“一方面是受到了國家宏觀經濟因素的影響,但是最主要原因與和利時針對工業自動化業務提出的‘先做減法再做乘法’的調整策略有關,我們主動放棄了幾個競爭力不強的行業、幾個獲利能力不夠的產品及一些經濟性質量不好的銷售合同,集中力量來開拓優勢行業、優勢產品和優質用戶。盡管訂單額有所下降,但利潤率是有所提升的。調整策略的功效正在逐步顯示出來,相信不需多久,將會達到我們預定的‘先做強、再做大’的目標。”顯然,這樣的下降早在他的掌控之中,他接著說道:“雖然訂單額業績略有下滑,但是去年和利時的工業自動化業務不乏亮點。”比如,和利時在去年與中核集團成功簽署了兩臺一百萬機組核電站的DCS控制系統項目,至此,和利時已經實現了與中國兩個最大的核電集團——中廣核集團和中核集團的深入合作。在電廠自動化領域,和利時拿下了福建鴻山兩臺一百萬機組的現場總線型控制系統項目,遼寧綏中電廠兩臺八十萬機組的改造項目,這是目前國內最大的改造機組項目。除此之外,和利時第五代DCSMACS652 K產品成功推向市場并取得了成功。賀劍鋒充滿信心地告訴記者:“下一步,在工業自動化業務中,我們以行業、產品線、區域三個維度完善了‘核心、發展、孵化’三個層次的業務布局,并完成了相應的組織調整和資源匹配,目前正在全力推進。未來和利時將朝著更加精細化、行業化、專業化和綜合化的方向發展,解決方案要更有針對性,真正體現和利時一體化行業解決方案的競爭力。所以,我非常看好未來和利時工業自動化業務的發展前景,有些事情需要堅持耕耘才會看到結果,一時短期業績的提升或下降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要規劃好方向、選擇好路徑、整合和匹配好資源、把握好自己的節奏,有時候,退是為了更好的進。”
  “不是轉型,而是深化”
  賀劍鋒這樣總結和利時過去所走過的22年。“首先,我們生逢其時。趕上了一個非常好的時代,黨的好政策和國家好的經濟發展形勢為和利時這樣的企業提供了足夠的成長空間;
    第二,和利時志存高遠。從白手起家,到22年歷程中所經歷的成功與失敗、振奮與沮喪、歡笑與淚水,都沒有讓我們動搖過‘用自動化改進人們的工作、生活和環境’的企業宗旨。我們甚至在很早之前就提出了‘通過穩定與持續的發展,創建最有價值的自動化公司’這一愿景目標;
    第三,創新。這里包括技術創新、產品創新、管理創新、體制創新以及文化創新等多方面,事實上,正是基于這些創新,和利時才走到了今天;
    第四,開放。市場的開放要求企業的開放,企業的開放不僅體現在產品、技術、對外合作上的開放,更要體現在內部對員工的開放與包容;
    第五,和諧。如果說“和利時”三個字中‘和’的早期寓意代表著‘人和’,那么如今的‘和’字又多了一層含義——那就是‘和諧’。做企業需要和諧各種關系:公司與用戶的關系、公司與供應商的關系、公司與社會的關系、公司與員工的關系、員工之間的關系、各種經營指標的關系、長期與短期的關系、穩定和發展的關系、效益和效率的關系……我們并不追求某一指標的最好,而是追求整體的和諧,和諧才是最美的;
    第六,一致。和利時的發展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不在意自己是否說了一句好聽的話,或者做了一件漂亮的事兒,重要的是,自己能夠一直長久地堅持做好一件事,也就是說必須要保證公司戰略、經營理念、核心價值觀、產品和服務的品質及對用戶的守諾等根本性行為原則的一致性。”
  基于賀劍鋒以上對和利時過去的總結,當記者提道“走過了22年,如今和利時已經進入了關鍵的轉型期”時,賀劍鋒卻給出了不同的見解。“我認為和利時現在不是處在轉型期,而是處在深化期。以前做得不好,做得不對才要轉型,而和利時未來的計劃就是繼續將業務做深、做透、做強、做寬、做大,在原有的基礎上進一步深化。”
  深化的關鍵是什么?賀劍鋒給出了三點:“第一,敢于改變。要摒棄原來狹隘的甚至是成功的一種經驗,以未來的眼光來看待用戶、看待自動化、看待和利時,如果不產生一些變化,和利時是無法進行業務深化的。第二,人才。和利時需要懂得如何創新和規范管理的人才,廣納各個領域的人才,進而培養一個多元化的人才梯隊。第三,管理機制。在和利時內部如何建立系統管理思想和扎實管理基礎的管理機制至關重要。”
  “改變別人不易,改變自己更難”
  德國發布的《自動化2020白皮書》中提到,自動化技術將在德國下一步工業發展階段起到核心的作用,這表明西方主流國家已經將自動化作為一個重要領域來發展。對于中國而言,當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已經從前期高速經濟增長進入了“新常態”的中高速增長新階段,“新常態”有兩個特征:一是增長速度放緩,由高速變為中高速;二是增長方式要改變,由規模速度型的粗放增長變為質量效益型的集約增長。這將會加速中國制造業的轉型和升級,而自動化技術也在這樣的背景下站在了新的歷史起點上,被賦予了更多的內涵。對此,賀劍鋒深表認同:“如今自動化的范圍已經向上引申到信息化,向下引申到工藝過程。數字化、信息化、智能化都被引入到了自動化的范疇。更進一步理解,自動化、數字化、信息化是一種手段,而智能化是最終的目標。”或許正是基于這樣的認識,賀劍鋒為和利時制定了未來智能化的升級戰略。
  按照自動化的五層定義——和利時現在主要做的是控制層和操作層,賀劍鋒認為,在公司智能化升級的戰略中,一方面要繼續把這兩個層級的產品做精做強,進一步豐富功能性應用軟件;另一方面既要積極走聯合相關企業結成戰略伙伴關系的路徑——向下延伸做智能傳感、智能執行機構,拓展做管理信息化產品和系統,真正為客戶實現決策層、管理層、操作層、控制層和現場層高效協同的綜合智能化系統解決方案。
  然而,賀劍鋒深知,這一智能化戰略成功的關鍵在于和利時企業自身智能化革新的程度。因此,在為客戶實現智能升級的過程中,和利時內部也開始了智能化的革新道路。首先,在2014年,和利時僅用6個月時間,成功上馬了一套以客戶為前端,以項目為主線的涵蓋經營、供應鏈、生產、財務、人力等流程的ERP系統。這套ERP系統上線后,重點解決了業務財務一體化、準確核算、項目生命周期管理等方面的問題,把和利時的管理水平提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第二,和利時現已著手將自己的生產工廠改造成智能工廠的具體工作。第三,今年,和利時要開始建立云服務平臺。
  在企業自身實現智能化的道路上,賀劍鋒有著不為人知的深刻感觸,他坦言:“改變別人不易,改變自己更難。”但他也強調,面對公司智能化升級的戰略目標,所有和利時員工所表現出來的對創新的熱情和對規范化管理的認可,以及對先進技術的學習能力都讓他感到欣慰和感動。
  “和利時很早就嘗到了國際競爭的滋味”
  對于中國自動化企業而言,由于行業起步較晚,一出生便要進入同ABB、西門子、霍尼韋爾等歐美百年品牌群雄逐鹿的激烈戰場。曾經,中國自動化企業在夾縫中生存,一度處于劣勢,直到近十年,隨著和利時、浙大中控等本土自動化品牌的崛起,才使中國企業逐漸在過程自動化市場中占有一席之地。而這樣的經歷,也恰恰為和利時積累了更多的國際競爭的經驗。賀劍鋒告訴記者:“和利時國際化戰略才剛剛起步,我們在國際業務上取得的成績還微不足道,但和利時對國際競爭并不陌生。中國市場盤踞著的諸多外資大牌企業,讓和利時很早就嘗到了國際競爭的滋味,只不過“戰場”是在中國這片土地上。”
  賀劍鋒笑言:“和利時不怕競爭,因為我們一路就是在競爭中披荊斬棘而來的。”也許正是當時競爭中傳承下來的寶貴品質和堅韌毅力,才讓和利時在海外市場的發展更為得心應手。
  2008年,和利時正式在納斯達克上市,為進軍海外做準備;2011年收購新加坡Concord公司;2013年拿下新加坡Bond公司100%所有權……一系列海外的緊密布局,可以看出和利時希望借助兩次并購,建立起與國際市場的紐帶,從而邁出其國際化戰略的關鍵一步。
  其實,在賀劍鋒看來,自動化無國界。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市場,歸根結底還是要想辦法提升自身的能力。一方面要深入行業,瞄準前沿技術,同時還要用國際標準來嚴格要求自己的產品。“產品要與國際對接,同時管理也要與國際對接。這也是為什么和利時推翻了過去自有的ERP系統,又來購買SAP公司ERP系統的原因。”另外一方面,賀劍鋒認為,若想實現真正的國際化,就必須深入融合到國際化環境,就必須遵守當地的法律法規、尊重當地的商業習慣和地域文化,就必須吸引國際化的人才,就必須優化組合競爭要素、合理化配置資源、進行產業布局、實現國際化經營。如果只是簡單地把中國員工外派到海外公司,那只能算是在海外建立了一個中國人的公司,而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國際化公司。
  事實上,通過不斷的努力,和利時已經在國際市場上逐步得到認可。賀劍鋒不無自豪地稱:“和利時已連續兩年榮獲香港鐵路有限公司承建商‘品質銀獎’的表彰,2014年又中標新加坡地鐵湯申線綜合監控項目,這不僅證明了我們的產品符合國際標準,還意味著我們的出色表現贏得了更多國際客戶的青睞。”
  如今,用廣闊的胸襟,和利時已經開始擁抱更為寬廣的市場,和利時是否能夠在海外市場帶給我們驚喜,這還需要時間給出答案。但可以預見的是,一個敞開胸懷的企業,一個不斷自我揚棄、自我更新的企業,一定會從清澈無聲的小溪,匯成波瀾壯闊的江河,再成就大而無形的海的永恒。
  和利時的創業成長過程在中國自動化領域,無疑是富有傳奇色彩的。從最初的創業之艱難,到突圍成功,打破外資品牌的壟斷,到穩占國內自動化市場領頭羊的位置,再到逐漸發展成為一家國際化企業,和利時走過的22年,是中國自動化品牌奮斗的縮影,創造的輝煌數不勝數,她就像一面旗幟,成為了無數中國自動化企業的標桿。而賀劍鋒卻說:“我們要時刻觀察環境的變化,意識到過去的成功有可能會轉變為未來的制約,和利時一路走來,無論好壞,始終都在路上,我們追求的和利時,是不斷發展和進步的和利時,是永遠在路上的和利時,只有這樣的和利時才能成為永遠的和利時。”

全球化工設備網(http://www.rofxrb.live )友情提醒,轉載請務必注明來源:全球化工設備網!違者必究.

標簽:和利時 賀劍鋒

分享到:
免責聲明:1、本文系本網編輯轉載或者作者自行發布,本網發布文章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給訪問者,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同時本網亦不對文章內容的真實性負責。
2、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作出適當處理!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86-571-88970062
山西福利快乐10分